人的一生唯有糖分与钙质不可辜负。

大家好,我是一个兴趣使然的二次元写手。

【双花】破晓(张佳乐生贺24h)

祝乐乐生日快乐,和大孙白头偕老!

武士x忍者paro 性格可以看成是五赛季前的大孙x五赛季后的乐乐

2016年2月24日凌晨五点

BGM :Theme of One Punch Man. Ballad Ver


破晓


这是逃亡开始的第五天。

尽管孙哲平在踏出百花大门的那一刻起就已经做好了准备,但一路上的艰险还是远远超出了他的预想。 

他们几乎没有停歇的时候,追兵总是源源不断地从四面八方涌来。每当他们才将将在团团包围的剑光中杀出一条血路,就要立刻转头迎接另一头飞过来的无情野火。 

孙哲平已经不记得自己到底斩杀了多少人,刀刃重复割开血肉的触感在逐渐蚕食着他的大脑。


 

张佳乐安静地窝在他的怀里。

在张佳乐耗尽了身上所有的忍具和起爆符后,他们终于得到了片刻休憩的时间。 

火堆中干燥的木材被火舌包裹舔舐,从内部开始炸裂,在寂静的夜空中噼啪作响。 

孙哲平知道张佳乐没有睡着,不由得紧了紧怀抱。 



关于逃亡这件事,孙哲平本身是没有什么特别痛苦的感受的。 

他原本就是流浪武士,拿人钱财,与人消灾。但是这个化名为落花狼藉的流浪武士就是和别人不太一样,接什么任务,收取多少酬金,全看心情,凭你是达官显贵还是平头百姓,管你是想要破坏还是保护。 

落花狼藉从未被任何一个家族招安。 

直到遇上那一场绚烂至极的焰火。 

「你就是落花狼藉?」 

一身黑底金纹路和服的长发青年随手撒下大把的红边符文,又用常人难以想象的速度迅速补上一道苦无,薄薄的纸片用墨黑勾勒上潦草狂放的线条,被密密麻麻地固定在建筑物的各个角落。 

「名字起的很好嘛」 

青年走向他,抬手拢了长发。黑色的绸带穿梭在火红的发里,在白皙的手指间翻滚,最后打成一个小小的结。 

轰—— 

盛大的火光点燃了漆黑的夜色,就像点燃了一张黑色的布,带着势不可挡的气势席卷而来。热浪一波一波的冲击着孙哲平的脸,他的眼睛。 

在一片扭曲的视线中,孙哲平恍然看见,青年侧脸上暗红色的不知名的花朵在一瞬间倏然绽放。 

「要不要加入百花?」 



张佳乐用侧脸蹭了蹭孙哲平的胸膛。 

在这一片浓厚的黑暗里,夜风越发的寒冷了。 

孙哲平突然意识到今天竟然已经是张佳乐的生日。 



落花狼藉加入百花家族,听起来似乎不可思议但又让人觉得理所当然。 

「张佳乐……百花明明是忍者家族吧」 

「是啊」 

「我可不是忍者」 

「我知道啊」 

「落花狼藉和百花缭乱不是很配吗?」 

在孙哲平加入百花之前,张佳乐从未和别的任何人一起出过任务。 

「啊?连我的火花都躲不过的人,只会拖后腿而已」 

在孙哲平加入百花之后,他才知道,那一身厚重的华服下,掩盖着一副如何布满伤痕的身体。 

百花缭乱是百花家主世代流传的代号。 

张佳乐从不和别人一同出任务。 

百花缭乱前往的地方,从来都是世间最为凶险于黑暗的地方。 



「喂,既然想让我加入的话,起码要付出一点代价吧」 

「你想要什么代价?」 

「你」 



突然,森林里传来一声清脆的响声。

——是落叶被踩碎的声音。

张佳乐迅速地一跃而起,目不转睛地盯着声音传出的方向,神情肃穆,眼神冷漠而冰凉。等孙哲平熄灭了火堆,两人悄然无声地躲进茂密的小树丛中。

夜色重归寂静,只剩下偶尔冷风挂过时,树枝摇曳着唦唦作响;以及在树林深处,乌鸦一声又一声沙哑凄凉的叫喊。

月亮出来了。

在树叶缝隙抛洒下的月色中,张佳乐的脸色愈发地苍白。孙哲平看着他眼眶下深重的乌青,扭过头去抿了抿嘴唇,握紧了他的手。

如果只是路过的山林野兽……

远处出现了一点火光,在黑暗中晃动闪烁,微弱又渺小,看上去似乎只要一阵小小的微风就能把它熄灭。

然而就是这瞧去豆大的火焰,让两人的心沉到了谷底。

追兵来了。

真是最差劲的生日了。孙哲平啧了一声。

「乐乐,你到底是有多招人恨啊」

「你这家伙!别说的就像被追杀的人只有我一样!」

火光越来越近,一朵厚重的云飘了过去,世界回到阴影笼罩之下。

他们对望了一眼。

嘿大孙,搞不好今天就要交代在这里了。

别说傻话了,笨蛋。

孙哲平粗鲁地拽过张佳乐的衣领,力气大到直接撞上了他的嘴唇,粗粝的摩擦甚至给两人都带来一丝疼痛,但这份疼痛很快就消失在了两人的唇舌交融之间。他们的动作一点都不温柔,就像两只困兽,凶狠地在对方的口腔中搅动,纠缠在一起,拼命地试图夺取那最后一点点温暖。

脚步声越来越清晰。

张佳乐用力推开孙哲平,一边喘息一边擦了一把嘴唇。

疯子。

孙哲平也好不到哪里去,他一挑眉,又凑上前去,在张佳乐眼角血色的花心处,烙下一个潮湿炽热的吻。

彼此彼此。



黑色的夜行衣被粘稠的鲜血一层又一层沾湿。

或许是敌人的,或许是自己的。

借着些许微弱的火光,孙哲平眼中只有张佳乐的那一小簇长发,比火焰的颜色还要耀眼,在黑夜中翩翩飞舞。他转手挑开了一把长刀,向前一送,刺进不知是谁的心脏。

「乐乐,你没了火器还行不行啊?」

回答他的是一个被一脚踹翻,横飞过来的躯体。孙哲平麻利地补上一刀。

「大孙你今天这么废话这么多?」

张佳乐勾起嘴角,脸上的花纹在昏暗的月色下一层层地绽放,手上不过三尺的小太刀起落之间,带走了一个又一个丑陋又脆弱的生命。

「百花已经亡了,百花缭乱,落花狼藉,你们快束手就擒吧!」

「啧,你们看上去年纪不大,脑子倒是已经不清醒了」

孙哲平一刀劈开眼前的敌人,站在张佳乐的身边,将手中的长刀插在地上支撑着身体。

「谁告诉你,百花亡了?」



「大孙你不行啊,区区几个弱鸡追兵就这么狼狈」

张佳乐从衣角撕下一块布料,干净利落地给孙哲平的左手包扎,末了恶意地在伤口上重重一压。

「嘶——」

孙哲平一巴掌打在张佳乐的屁股上。

「你你你受伤了还耍什么流氓?」

「谁说这是耍流氓,百花家族的家主难道还想出尔反尔?」

「什么出尔反尔!!!」

「这是代价啊」

张佳乐一愣,被孙哲平趁机单手抱进怀里,还来不及挣扎,就听到他低沉的声音。

「别动,体谅一下伤患行不?」

孙哲平感觉到怀中的人不再挣扎了,才松开他,在他的背上有一下没一下地轻柔抚摸着。

「没想到啊,你还偷偷藏了两个爆碎玉」

张佳乐没回话。

孙哲平停顿了一下,声音变的温柔起来。

「乐乐,你不会是要哭了吧」

胸前的衣服一紧,怀中的人好像全身变得僵硬,孙哲平耐心地抱着他。忽地,漆黑的山洞里传出了一声轻笑。

「谁想要哭了?」

「忍者不过是工具,生死都是在最开始就注定好了的」

「只是啊,没想到我纵横百花这么多年,最后却连唯一的栖身之所都给弄丢了」

「大概一无所有就是对我这样的杀人者最好的惩罚了吧」

「大孙,我累了」

孙哲平没有回答他,只是低头轻吻了一下他头顶的发丝,轻轻拍着他的后背,沉默地注视着山洞外不见星辰的夜空。



不知道过了多久,孙哲平才用下巴蹭了蹭张佳乐的头顶。

「张佳乐」

他的声音就像被无数砂砾打磨过。

「睁开眼睛,天快要亮了」

张佳乐抬起头看着他。

孙哲平又重复了一次。

「你还有我」



黎明前是最黑暗的。

但是千万别闭眼。

因为不敢直视黑暗的人。

也看不到明天的第一缕光明。



孙哲平小心地亲吻着他的眉心。


「生日快乐」



END






最后一段话出自于银魂307话 15分50秒 坂田银时






评论 ( 1 )
热度 ( 59 )

© 糖分 | Powered by LOFTER